您当前的位置:主页 > 金融新闻 >

浙江三门县毒跑道案受害孩子至今仍有后遗症,而追责却

作者:admin     发布时间:2020-07-04 02:13 点击数:

时隔近两年后,浙江省台州市三门县实验小学“毒跑道”事件有了最新进展。台州市中级法院发布的一则公告显示,由公益诉讼人中国绿发会与被告三门中诚建设有限公司、浙江省家具与五金研究所、台州市三门县实验小学环境污染责任纠纷一案,已于2020年6月初达成调解协议。

三门中诚建设有限公司、三门县实验小学同意对在校学生在此次塑胶跑道事件中所发生的健康体检及确因塑胶跑道引起的就医费用予以支付、报销。同时,三门中诚建设有限公司向兴安盟生态文明研究院(随机抽取的公益性组织)赞助资金10万元。这样的结果,让不少受害学生的家长都感到不满。

6月4日,台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发布公告称,公益诉讼已达成和解。 图片来源:上游新闻

家长们的不满是有原因的。三门县实验小学的“毒跑道”事件2018年曾轰动一时,多名学生身体出现红疹、胸闷、流鼻血等症状。学生事后的体检显示,578人血常规指标异常,111人尿常规指标异常,135人肝功能、肾功能、尿酸指标异常,98人凝血功能异常,9人胸片上肺纹理改变。一些学生的临床诊断包括抽动障碍、脑电图异常、血小板异常、肠系膜淋巴结肿大、尿酸超标等。“至今仍有多名学生存在血小板过低,需要吃药维持。”

可见,毒跑道对于学生健康的戕害,是极为可怕的,不排除会给部分学生留下后遗症,长期难以摆脱病痛。所以,仅仅报销就医费用,就可以弥补学生所遭受的身体和精神创伤了吗?家长们又怎能放心?而且,若不是远在北京的中国绿发会介入,发起公益诉讼,家长们恐怕连这笔就医费用都拿不到,得为孩子看病自掏腰包。当地相关部门如此消极善后,真的是对孩子健康负责的态度?

不仅如此,根据家长透露,“拆除跑道的时候,学校仅拆除了塑胶部分,仍有大量残渣留存在沙土中,而受污染的土壤并未被清理。”天气转热时,跑道残留的毒物挥发,孩子们还是会出现发烧、流鼻血、鼻黏膜呼吸道刺激、咽喉肿痛、尿失禁等症状。

那么,家长的说法是否属实?当初毒跑道拆除方案,到底有没有经过专业、严密的论证?对于毒跑道可能给学校操场留下污染残留物的风险,有没有通过检测手段进行全面排除?毫无疑问,毒跑道虽然被拆,但倘若“毒根”并未去尽,这样的拆除意义恐怕有限,依然将时刻威胁着孩子的健康,成为家长们的噩梦。

三门县实验小学内铲除前的跑道。

三门当地,不仅对于“毒跑道”事件的善后采取消极推诿的态度,而且,相关的追责也有“走过场”之嫌。

三门县实验小学毒跑道的中标方,是三门中诚建设有限公司。这个公司把毒跑道转包给一家黑心企业,用黑作坊生产的、只有市场价四分之一的廉价塑胶原料,进行跑道铺设。显然,中诚建设对于毒跑道责无旁贷,理当受到严厉的法律追究。可事实截然相反,毒跑道曝光后的三个月,中诚建设再次中标学校改造项目,该项目为台州经济开发区文渊小学建设项目,工程造价达1313万元。

当初“毒跑道”事件发生后,三门当地曾宣布,对施工单位进行立案调查。那么,所谓“立案调查”,结果是怎样的?中诚建设作为一个有着重大污点的企业,为何还能在当地的学校基建市场继续攻城略地?甚至在法院进行调解时,中诚建设一度态度强硬,拒绝承担学生医疗费用,“认为公益诉讼不应该加入私人利益”。中诚建设如此傲慢,到底谁给它的底气?

对于被曝光的学校毒跑道,理当明快处理,铲除这个威胁学生健康的毒瘤。与此同时,毒跑道也不能一铲了之,相关的善后和追责同样要跟上。学生健康因为毒跑道受到的伤害,应给予足额补偿;毒跑道的责任方,从学校到施工企业,理当追责到底。就此而言,三门当地对于“毒跑道”事件的处理,显然难以让家长和公众满意。而且,这不仅是三门一地的问题,之前各地曝出的毒跑道,不少都有高举轻放、虎头蛇尾的嫌疑。这样的善后和追责,又怎能避免毒跑道的卷土重来?

关闭窗口